男人为何比女性少活5年?7大因素让男人短寿

乐橙游戏官网

2018-11-09

您现在的位置:>>>>正文男人为何比女性少活5年?7大因素让男人短寿时间:2015-10-2417:39:58来源:原标题:男人为何少活5年?7大因素让男人短寿俗话说“男女有别”,这区别不仅体现在生理特征、思维方式上,甚至寿命的长短都有差异。

近日,在国家卫生计生委启动的“男性健康日”宣传活动上,专家发布了我国男性健康现状调查,显示出我国男性比女性的平均寿命短3~5年,男性整体健康状况比女性差。

实际上,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人口组织多年的调查统计表明,男性平均寿命要比女性短5~10年,而且在一些国家,这种差别还在逐年上升。 俄罗斯医学科学院的调查发现,俄罗斯男性的平均寿命已从1987年的64岁缩短到如今的58岁,而该国女性的平均寿命已接近70岁。 英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也显示,英国男性平均寿命为岁,女性则达81岁。 此外,美国男性比女性短寿7年。 另据日本厚生省公布的全国人口寿命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为岁,女性为岁。 这些平日里被贴着“强壮”标签的男性,为何寿命却都不如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性活得长呢?没有长寿遗传优势。 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的一项研究指出,从基因角度可以解释男女寿命的差别。

他们在进行动物实验后发现,线粒体基因中存在一些仅会损害雄性寿命的基因变异,长期积累,就会拉开雄性和雌性的寿命差距。 此外,人体内有一种参与修补脱氧核糖核酸的基因,与X染色体有关。

女性的修补基因要多于男性,更利于长寿。

丹麦哈维德夫医院的科学家对4万名中风患者进行了调查,并考察了性别对中风后存活几率的影响。 结果发现,女性中风后存活几率比男性高25%。

同时,在严重疾病、车祸及外伤的恢复过程中,女性表现出更快更强的康复和再生能力。

  排解压力渠道少。

既要上孝父母,下教子女、又要打拼事业、赚钱养家,男人压力不小。 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、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男科病诊疗中心主任姜辉指出,男性不像女性有先天的心理调节能力,唠叨几句、大哭一场就能自我调节。 “男儿有泪不轻弹”的思想让他们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,并严重损害健康。

数据显示,2009年,死于自杀的人中79%是男性。

苏州荣格心理咨询中心高级督导王国荣建议,男性应从“功利性”中解放出来,让生活多点休闲成分,多向孩子学点简单和朴实,多向女人学点感性和情趣。

  缺少健康意识和自律能力。

姜辉指出,不少男人生病了不愿去医院,而是自己默默硬撑着。 数据显示,女性每年看病的次数比男性高出28%。

而且,大多数女性希望自己年轻、漂亮,这种欲望也会给身体造成良性影响,比如注意饮食健康、生活有规律等。 但男性截然不同,吃饭狼吞虎咽、久坐不动、过度劳累、熬夜等都是男性寿命缩减的元凶。

姜辉说,很多男性每天办公坐着、开车坐着、看电视还坐着,久坐对男性健康影响很大,会增加生殖道感染的几率。

建议坐40分钟后,起身活动一下,走5分钟再继续工作。 另外,不少男人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,半夜不睡觉,用消耗健康来换取金钱是不可取的。   意外伤害较高发。

研究发现,意外伤害是40~44岁男性的头号杀手。 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主任委员、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王晓峰介绍,男性从事高危工作的人群较多,如建筑工人、矿工等,都会增加意外伤害发生的几率。 另外,男人通常比女人更易发生车祸。 瑞典一项调查发现,70%的交通事故是男性司机造成的。 原因是男性体内的雄性激素使他们喜欢超速行驶、酒后驾车、冒险飙车等。

  应酬多增加发病率。 男人在外社交免不了应酬,而且多数安排在时间较充裕的晚上。

广西营养学会副理事长马力平指出,晚上过量的油腻食物会导致囤食,更易引发肥胖、高血脂、高血压等问题。

北京协和医院临床营养科副主任于康表示,长期晚餐吃得过饱,且餐后不运动直接休息,可能诱发肠癌,更是糖尿病等疾病的重要诱因。 如有必要的应酬、聚餐,可以尽量安排在中午,并保证每周至少有一半时间在家吃饭。

应酬时要保证摄入食物的多样性,注重粗细搭配,多吃些蔬菜,少吃肥肉。   不当喝酒很伤身。

酒是男人的朋友,但也是他们的健康杀手。 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显示,有60种疾病是由于饮酒不健康造成的。

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主任委员贾继东教授指出,短时间内摄入大量酒精会造成急性酒精中毒,长期如此,容易诱发酒精性脂肪肝、肝炎,甚至是肝硬化。

最可怕的是,过量饮酒还会引发食道癌、胃癌等癌症。

专家建议,最好选择低度酒,且要控制量,喝酒前应先吃点主食。   吸烟是诱发肺癌的罪魁祸首。

统计表明,10个死于肺癌的患者中,有9个是烟民。 姜辉介绍,20%~30%的男性是烟民,女性只有3%~5%。 戒烟任何时候都不晚,可通过转移注意力、减少聚会、扔掉烟具等方式。 此外,45岁以上、有吸烟史的人应每年做1次防癌体检。

▲(生命时报记者李沛珅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