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叫随到的“摩托医生”

乐橙游戏官网

2018-10-08

  驾着摩托,乡村医生贺星龙往返于山西省临汾市大宁县徐家垛的乡路上。   这是他的第七辆摩托。 16年来,为了给村民们看病,他往返于徐家垛乡各村,总计行程40余万公里,背坏了12个药包。   从医16年,24小时上门服务  记者从大宁县城出发,翻了好几座大山,终于来到位于徐家垛乡乐堂村的贺星龙家,正赶上贺星龙要出诊。 他穿一身洗得褪色的灰色衣服,双脚麻利地往摩托上一跨,身后背着鼓鼓的药包。 见到记者,36岁的贺星龙憨憨一笑,左眼微微眯着,眼角泛起几道与年龄不相符的皱纹。

  跟着他来到了乐堂村的冯建中家里,两口子很激动:“你们一定要报道这个好医生!我们村里人都指望他了!水平又高,又不肯要钱!”  冯建中说,今年2月他老伴老咳嗽,得连续5天输液。 到了第四天,因为贺星龙坚决不要钱,两口子寻思中午招待他吃饺子。 但贺星龙却说自己吃过饭了,插好针管就走了。 下午1点多,冯建中出门办事路过他家,却看到贺星龙在那里吃泡面。

  “龙龙这娃真的不错,第五天输液的时候,那天下大雨,来的路上他跌了一跤,进门的时候浑身是泥!那几天龙龙爸也感冒了,我听到他在电话里说‘爸你那个不要紧,这边肺发炎,出不上气’”。 冯建中说。

  给贺星龙拨打手机,会听到“您好,贺星龙医生对各村常见病提供24小时上门服务,不收出诊费”的彩铃声音。 这是他在2006年设置的,当时他还印发了4000多份传单和名片。

  无偿为村里老人送医送药  “村里现在基本上都是留守老人,本来就很可怜,他们也没有钱看病。

这些药都是最基本的药,也不贵。

有不少六七十岁的五保户、低保户,我都不要钱。 去年收成又不好,不少人就先赊着。

”贺星龙说得轻描淡写。

  记者在他家旁边的乡卫生所里,看到了他的“账本”。

这是一页页随手记录的纸堆起来的,上面密密麻麻地记着他多年来给部分低保、无保老人赠送的药物,总计45689元。

记者还看到了赊账单:有的人只欠了3元、5元,累计下来,多达57235元。

贺星龙笑笑说:“有的账单已经烧掉了,留着也没用。 ”  他的收入呢?每个月仅有400元固定补助,加上公共卫生补贴和一针5元的疫苗接种补助,4亩地3000多元的微薄收入,妻子在打印店打工,每个月能领到700元。 加起来总共两万元左右,是这个家庭一年全部的收入。

  回村给乡亲们看病是从小的愿望  这么多年来支撑贺星龙留下来的到底是什么?  和山打交道的人,往往最守信。 2000年毕业后,他到县医院实习,认识了妻子陈翠萍。

说起当初二人的规划,陈翠萍很无奈:“我想到城里头发展,谁知道他心里早就打定主意回乡去了。

”  但妻子也理解他:“他跟我说,当时他上卫校的时候,一年学杂费下来需要3000多元,但他家里只有300多元,是四面八方的邻里乡亲给他凑够了学费,跟他说,‘好好学,学好了回来给俺们看病!’他说,做人要知恩图报。

”  促使贺星龙下定决心回乡的,还有他12岁那年,最疼他的爷爷临终前对他说的话。 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爷爷躺在炕上对我说:‘你要是个医生多好,就能给爷爷看病了!’”因为看病条件差,爷爷最终没有得到及时医治,“当时我就下定决心学医,回村给乡亲们看病!”贺星龙说。   工作之余,贺星龙还兼职“上门维修工”。

村里现在不少留守的都是老人、小孩,电视坏了,给“24小时热线”打电话,管用;村民手机功能不正常了,也给热线打电话。

贺星龙家外面的黑板墙上写着:“欢迎来我家上网,无线密码是8个8。

”。